二战:瓜岛争夺战第一次瓜达尔卡纳尔海战 01

马哈拉什维利2018-01-14 06:34

1942年 11 月初,美军方面收到重要情报。情报表明,在埃德森岭和亨德森机场战役之后,日军正在策划第三次对亨德森机场的争夺攻势。日军似乎明白,从马坦尼考地区和科里点附近的伦加防御圈东线都无法撼动美军的防线,而之前在亨德森机场南部的丛林地带的进攻又是那么地不尽如人意,因此他们正在奥斯登山附近囤积兵力。为此,日军从第 38 师团抽调了剩余的 7000 人左右的步兵对残存的瓜岛日军进行增援。此时,“东海林支队”开始了他们的丛林之旅,美军在科里点和马坦尼考地区附近的战事也被迫停息,日军收复了马坦尼考地区在十月份和十一月初被攻占的区域。

一、生生不息

百武晴吉作为第 17 军的指挥官早在 10 月底亨德森机场战役失败之后,就像山本五十六提出了人员投送的建议。山本五十六作为太平洋联合舰队总司令批准了此次增援行动,将日本陆军第 38 师团的第 228 联队率先运至瓜达尔卡纳尔岛,一同抵达的还有第 38 师团指挥官佐野忠义陆军中将(さの ただよし,Tadayoshi Sano),剩余的部队将会在 11 月中旬前陆续抵达,这样百武晴吉就可以在第三次对亨德森机场进攻之时,获得额外 7000 人左右的部队增援。

百武晴吉原先设想将第 38 师团的部队在科里点附近登陆,这样能形成夹击优势,但大本营却否认了该设想的实施,并命令第 38 师团在马坦尼考地区的西部登陆,这样在进攻亨德森机场之时,能够得到来自第 17 军的强大地面火力支援。

百武晴吉也拿不准,不过因为“东京快车”在十一月初曾经在科里点附近卸下了小股部队(为了给“东海林支队”送吃的和弹药)遭遇到了美军的进攻,且科里点在十一月初已经被美军夺下,他本人也就遵守了大本营的决定:放弃科里点,重归马坦尼考

其实百武晴吉的设想早有人付诸实施,比如在丛林“漫步”的:东海林支队,就真的是放弃了科里点,重归马坦尼考地区,只不过人家是用脚走。

为了确保这 7000 人的部队都能够快速地部署到瓜达尔卡纳尔岛地区,山本五十六此时并未继续使用他的“东京快车”,而是改用 11 艘慢速运输船,配合着重型火炮、弹药、粮食等,打算一次运送成功。为了确保此行动可行,日本帝国海军组成了“火力打击舰队”,专门在夜间炮轰亨德森机场,压制“仙人掌航空队”,试图如之前那样,让盟军的陆军航空兵在白天没有一架飞机可飞。因为各个航空母舰在圣克鲁斯群岛海战中都有不同程度的受损,而此次进攻任务并不针对美国海军舰队,所以航空母舰并没有参与到此次补给行动中来。

美军也非常诧异,情报显示,日军并未派遣任何的航空母舰。

早在 11 月初,由于“仙人掌航空队”的扩编(现已经被纳入美军西南太平洋空军部队,Southwest Pacific Air Forces),在瓜达尔卡纳尔岛部署的 B-17 “空中堡垒”已经开始对布干维尔岛的布因基地展开骚扰,基于处于各岛的土著侦察兵和海岸警卫队的情报,美军判断日军将会派遣大量部队搭乘运输船进驻瓜达尔卡纳尔岛。为此,美军派出了“企业号”(依然坚挺),外加两艘战列舰(日本也是)和一堆水面舰艇,准备在瓜达尔卡纳尔岛附近海域与日军切磋切磋。美军还部署了多达 24 艘潜艇到日军常走的“东京快车”路线上埋伏与侦察,并将部署在新喀里多尼亚的“美国师”的剩余部队(如第 182 步兵团,182nd Infantry Regiment)全部部署到瓜达尔卡纳尔岛,新喀里多尼亚的驻守部队由新西兰部队和美军第 43 步兵师负责。

11 月 12 日早上,美军第 182 团级战斗队(182nd Regimental Combat Team)在瓜达尔卡纳尔岛匆忙登陆

美军因为已经肃清了“Pistol Pete”的炮兵,所以亨德森机场的守军不会遭到日军的轰炸。随着 11 月 2 日补给的到达,美军已经将当时最大口径的火炮拉到了瓜达尔卡纳尔岛。这型 155mm M1 榴弹炮隶属于美国陆军第 244 海岸火炮营 F 连(F Battery,224th Coast Artillery Battalion)和美国海军陆战队第 5 防卫营(5th Defense Battalion),可以对第 17 营的炮兵部队进行报复性还击,极大地增强了海军陆战队和陆军的作战决心。

说了这么多,放上第一次瓜达尔卡纳尔海战的战斗序列吧,这样看起来更爽更清楚:

(注意是第一次瓜达尔卡纳尔海战的战斗序列,不包括此次补给行动的所有部队)

日本帝国海军(IJN),总指挥近藤信竹海军中将

“火力打击舰队”(Bombardment Force),由阿部弘毅海军中将指挥

战列舰“比叡号”(ひえい,Hiei,Kongō-class 金刚级)

战列舰“雾岛号”(きりしま,Kirishima,Kongō-class 金刚级)

轻型巡洋舰“长良号”(ながら,Nagara,Nagara-class 长良级)

驱逐舰“晓号”(あかつき,Akatsuki,Akatsuki-class 吹雪级 III型)

驱逐舰“雷号”(いかづち,Ikazuchi,Akatsuki-class 吹雪级 III型)

驱逐舰“电号”(いなづま,Inazuma,Akatsuki-class 吹雪级 III型)

驱逐舰“雪风号”(ゆきかぜ,Yukikaze,Kagerō-class 阳炎级)

驱逐舰“天津风号”(あまつかぜ,Amatsukaze,Kagerō-class 阳炎级)

驱逐舰“照月号”(てるづき,Teruzuki,Akizuki-class 秋月级)

驱逐舰“朝云号”(あさぐも,Asagumo,Asashi-class 朝潮级)

驱逐舰“春雨号”(はるさめ,Harusame,Shiratsuyu-class 白露级)

驱逐舰“村雨号”(むらさめ,Murasame,Shiratsuyu-class 白露级)

驱逐舰“夕立号”(ゆうだち,Yūdachi,Shiratsuyu-class 白露级)

驱逐舰“五月雨号”(さみだれ,Samidare,Shiratsuyu-class 白露级)

美国海军(USS),总指挥里士满·特纳海军中将

“第 67 特混舰队”第四分队(Task Force 67.4),由丹尼尔·卡拉汉海军少将、诺曼·斯科特海军少将指挥

重型巡洋舰“波特兰号”(USS Portland,CA-33,Portland-class 波特兰级)

重型巡洋舰“旧金山号”(USS San Francisco,CA-38,New Orleans-class 新奥尔良级)

轻型巡洋舰“海伦娜号”(USS Helena,CL-50,St.Louis-class 圣路易斯级)

轻型巡洋舰“亚特兰大号”(USS Atlanta,CL-51,Atlanta-class 亚特兰大级)

轻型巡洋舰“朱诺号”(USS Juneau,CL-52,Atlanta-class 亚特兰大级)

驱逐舰“库欣号”(USS Cushing,DD-376,Mahan-class 马汉级)

驱逐舰“蒙森号”(USS Mossen,DD-436,Gleaves-class 格里夫斯级)

驱逐舰“拉菲号”(USS Laffey,DD-459,Benson-class 班森级)

驱逐舰“巴顿号”(USS Barton,DD-599,Benson-class 班森级)

驱逐舰“艾伦·沃德号”(USS Aaron Ward,DD-483,Gleaves-class 格里夫斯级)

驱逐舰“弗莱彻号”(USS Fletcher,DD-445,Fletcher-class 弗莱彻级)

驱逐舰“奥班农号”(USS O'Bannon,DD-450,Fletcher-class 弗莱彻级)

驱逐舰“斯泰瑞特号”(USS Sterett,DD-407,Benham-class 班汉级)

日军的舰队分别从拉包尔和特鲁克出发,美军舰船分别从埃斯皮里图桑托和努美阿出发。

海军少将丹尼尔·卡拉汉(Rear Admiral Daniel J. Callaghan)1942 年在“旧金山号”舰桥上(玩自拍?)

二、热身运动

1942 年 11 月 8 日 1500 hours,特纳指挥的美军舰队从努美阿出发;9 日诺曼·斯科特的舰队从埃斯皮里图桑托出发;10 日卡拉汉的舰队与特纳的舰队在圣克里斯托巴尔岛(现称马基拉岛,Makira Island)附近会合。南太平洋地区的所有航空兵(包括亨德森机场的陆基航空兵和金凯德指挥的“企业号”航母上的海军航空兵)将会为此次补给行动护航,为保密起见,美军并未给予飞行员明确的信号,但却将他们巡逻的地区改动到了特殊的区域。特纳意识到,日军为了此次补给行动,一定会派出大量舰队前来威胁,而获胜的前提条件,就是先于日本舰队到达瓜达尔卡纳尔岛前,就将该卸的货物和人员卸完。因此,时间是关键,斯科特的舰队加速前进,并于 11 月 11 日 0530 hours 到达了瓜达尔卡纳尔岛。

日本在执行此次大规模补给行动之前,也对陆军航空兵提出了大量的战斗命令。因为航空母舰无法快速步入战斗,日本的陆航在这些日子没少去骚扰伦加防御圈的登陆地点。11 日白天,运输舰“泽林号”(USS Zeilin,APA-3)、“天秤号”(USS Libra,AKA-12)、“参宿四号”(USS Betelgeuse,AKA-11)在卸货时因为日军的骚扰而被迫停止两次,三艘舰船均遭到日本轰炸机的毁坏。因为“泽林号”遭遇重创,一艘驱逐舰陪她返回埃斯皮里图桑托岛,其余两艘运输舰加入了特纳的舰队。11 日 2200 hours,斯科特的舰队与卡拉汉的舰队会合,在卡拉汉的指挥下,到萨沃岛附近绕了一圈巡逻,并在当晚于锡拉克海峡(Sealark Channel)附近休息。

锡拉克海峡(Sealark Channel)位于铁底湾东侧的中部,在海战过后,此片区域才被称作铁底湾(Ironbottom Sound),因为沉的船太多了

12 日下午,“旧金山号”受创并冒烟撤离(远处中间),但运输舰完好无损,日本方面仅一架鱼雷机幸存

12 日一大早,大约 0530 hours,“天秤号”和“参宿四号”就开始卸货了,日军于 0718 hours 左右,于科肯布纳村附近发动远程炮击,不过没有击中美军。美军的火炮反击立刻执行,压制住了第 17 军指挥部附近的炮兵,但在当天下午,大约 25 架陆航鱼雷机进入了作战区域,给卡拉汉的旗舰“旧金山号”和“布坎南号”造成了毁坏,不过运输舰尚未遭遇到进攻。1525 hours,在美军被迫终止卸货 2 小时后,特纳所有的运输舰就又开始搬东西了。

但是,虽然 90 % 的货物和大约 6000 人的主力部队已经全部落地,但是“天秤座号”上 80% 的货物和“参宿四号”上 60% 的货物仍然没有卸完。特纳已经收到了在当天中午前由空中巡逻队在马莱塔岛(Malaita Island)发给特纳的情报:大量的日军舰船正在朝瓜达尔卡纳尔岛行进,包含两艘战列舰。因此,他决定将“天秤座号”和“参宿四号”率先撤离作战区域(1815 hours 执行了这个命令),然后让斯科特和卡拉汉的舰队随时待命。

三、意外状况

日军并未意识到美军的到来,因此在 12 日晚间时分,阿部弘毅的两艘战列舰的 14 英寸主炮均未使用穿甲弹,而是使用用来轰击地面目标的高爆弹,但即使如此,如果我们简单粗暴地来对比火炮口径的话,美军重型巡洋舰的主炮只有 8 英寸,而更多的驱逐舰则是只有 6 英寸甚至 5 英寸的口径。值得庆幸的是,战争的胜利和口径、吨位、装药量等等单纯的数据,关系并不十分紧密。

金刚级战列舰“比叡号”虽是由老旧的一战作品“改编”而来,但面对美军的巡洋舰,还是有得天独厚的火力优势

除了阿部弘毅的“火力打击舰队”之外,田中赖三的运输舰队则缓慢地朝瓜达尔卡纳尔岛西北处驶去,另外三艘驱逐舰(“夕暮号”、“时雨号”与“白露号”)则在拉塞尔岛的南部,在阿部弘毅的舰队驶入锡拉克海峡进行炮轰时负责殿后和警戒。

然而,日军方面有了一点小状况。

由于当日夜间雨飑众多,阿部弘毅的舰队并没有成一个队形从西北方向袭来,而是分成了多个舰队。在“奥班农号”的 SG 雷达显示,日军舰队分成了四股舰队从不同方向接近。由于日军并未装备雷达,因此各个舰队的靠拢很可能是阿部弘毅例行性的反应,让大家重归于一个队形。然而,这让美军乱了套。

美军方面也有些小状况,由于卡拉汉当海军少将的时间比斯科特长,因此他被任命为此次保护任务的总指挥官(虽然后者是经历过埃斯佩兰斯海角海战的严谨且有经验的指挥官)。卡拉汉的舰队中有 5 艘舰艇是装备 SG 雷达的,但不知为什么,卡拉汉可能是害怕巡洋舰打头阵会被战列舰和其他舰只当作主目标,因此并没有将装备 SG 雷达的舰船放在舰队前面,而是依旧如斯科特在埃斯佩兰斯海角海战中那样,将巡洋舰放在了中间,头尾由驱逐舰覆盖。

“奥班农号”SG 雷达在 0145 hours 报告的敌军大致方位和舰队数量情况

但是,第一次瓜达尔卡纳尔海战不是埃斯佩兰斯海角海战,后者这么做没有什么大碍是因为斯科特早先取得了 T 型阵型优势,且敌方只从单个方向袭来。但是,日军因为雨飑的问题,从 四个方向来袭,而卡拉汉的舰队成了单一纵队,和埃斯佩兰斯海角正好相反,日军形成了阵型优势。

双方的舰队即将相遇,而双方的指挥官又开始重复之前在埃斯佩兰斯海角做的事情,那就是:纠结!

“如需转载,请登录快版权官网获取正版授权”

资料来源:

1)Richard B. Frank 著,Guadalcanal: The Definitive Account of the Landmark Battle,Penguin Group 1990 年出版, ISBN 0-14-016561-4

2)Frank O. Hough,Verle E. Ludwig,Henry I. Shaw 合著,Pearl Harbor to Guadalcanal,History of U.S. Marine Corps Operations in World War II 第一卷,IBIBLIO 网站

3)Eric Hammel 著,Carrier Strike: The Battle of the Santa Cruz Islands, October 1942,Pacifica Press 1999 年出版, ISBN 0-7603-2128-0

4)John Miller, Jr 著, Guadalcanal: The First Offensive,United States Army in World War II,华盛顿美国陆军军事历史中心 1995 年藏书

5)Samuel Elliot Morrison 著,The Struggle for Guadalcanal, August 1942 – February 1943,History of United States Naval Operations in World War II 第五卷, Little, Brown and Company 1958 年出版, ISBN 0-316-58305-7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实时新闻


精彩图片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