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怎样才能让孩子“会读书” | 纪念王学泰先生

商务印书馆2018-01-13 09:12

昨天,著名学者王学泰先生逝世,又一位爱书人离开了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所研究员雷颐、资深书评人绿茶等纷纷留言、撰文来纪念这位“坎坷半生唯嗜书”的老人。

王学泰,原籍山西清源,1942年生于北京,小学、中学、大学皆就读于北京,1964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学院中文系。半生坎坷,中年以后得以进入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工作,曾在《文学遗产》编辑部任编辑8年。著有《游民文化与中国社会》《华夏饮食文化》等。

读书是王老最大的嗜好。他生前不止一次说“平生没有什么嗜好,只是喜欢读书,也可以把读书看成我唯一的嗜好吧。”

面对人生的种种,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张鸣这样讲到:

见过为人忠厚的,但像学泰这样厚道的人,却也罕见。

听过京剧名家姜妙香的轶事,说他遭了抢了,贼人把他身上的钱搜走之后,他追着人家说,我这儿还一块表,你们要不要?我总觉得学泰老师就是这样的人。别看平时他说起流民社会中的流氓,一份愤愤的样子,其实,真要是遇上了活不起下去抢劫的贼,他是给钱的。

不出恶言,不臧否人物,是老一辈学人的风范,但在那一辈学人中,不见得人人都能做到,但是,学泰老师就是这样。

斯人已逝,让我们好好珍惜读书的日子,珍惜彼此每一次的相聚吧。 1

我们怎样才能让孩子“会读书”

每当我看到上高中一年级的女儿捧着《机器猫》或《糊涂老爹》等连环漫画津津有味地看时,感到这些有趣的书确实适合天真单纯的孩子们阅读,但又觉得这一代孩子阅读能力下降。无论在内容还是文字上,他们都不愿意阅读稍微深奥一点儿的书籍,嫌读那些书太费力,于是,不由得想起我初接触书的日子。

记忆中能够呈现在我的脑际的第一本书是北京解放前的一个冬夜,在观音寺街一家文具店里(当时文具店兼卖小书),父亲给我买的32开本的彩色连环图画《史可法》。当时只有四五岁,这本书给我留下的唯一印象是穷书生史可法进京赶考,这一点留在我的潜意识里,那就是:好学的人们即使贫穷卑微也会受到社会的尊重和爱护。

我读的第一部可以称之为文学作品的是巴金的《家》,那是在高小五年级的时候,记得我连夜把它读完,母亲为了催我睡觉连关了三次灯,书中的故事吸引了我,但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它对雪的描写。

尽管读书对我的作文似乎没有什么帮助(现在老师和家长们一谈到指导孩子读书就与作文联系起来),我在读小学时的作文的开篇,几乎篇篇都是“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毫无进步,但是书还是给我打开一个与教科书完全不同的新世界。教科书仿佛是时时刻刻不忘教诲责任的老师,课外书才是真正亲密的朋友。

妻给我们的孩子买了《上下五千年》《中国通史故事》、《达尔文环球科学探索历险记》《美国少年百科知识宝典》《中国少年儿童百科知识全书》。这些大部头的书是我少年时连想也不敢想的。当时给孩子买的时候我就说:“白花钱。只有自己攒钱买书才会看。”事实证明,果然如此。买大部头书只是为出版社做贡献了,孩子仍然在读她自己攒钱买的《机器猫》,从第一到第四十四本,一本不落,全都买了齐整地摆在床头,时时反复阅读,当成一种享受。

前两年我研究游民问题,写《游民文化与中国社会》要引这些作品为例证,再拿起来读时,很奇怪,记忆中的趣味一点儿也没有了,简直是味如嚼蜡,读这种小说真是受罪。我想,家长、老师对孩子的读书要加以引导,不要立足于禁。

禁只能起反作用,只能激起孩子们偷尝禁果的欲望。每个成年人都从青少年经过,大多数人也都有过偷越雷池的隐秘,可是一长大了,特别是那些长大后从事教诲青少年工作的人们就把这些全都忘了。热衷于教导孩子们做这、做那,不尊重孩子的意愿。鲁迅先生写过《我怎样做父亲》,曾就这一点发表过现在看来还十分正确的意见,近半个世纪尊崇鲁迅,可是他的许多意见没有受到尊重。

2

读点书,像过去那样,慢慢地读点书

有人曾问你这嗜好是怎么养成的?读书有什么目的?我答不出,因为的确没有深想过这个问题。现在应人写自己的读书经历时,又遇到这个问题。

我想,这大约与自己开智识的时候家贫有关系吧!

许多爱好的养成是需要钱的。例如喜欢音乐,最起码是要有钱买件乐器经常操练;好武也要有钱拜师学艺。唯有读书,找来一本书看就可以了。有钱,固然可以买;没钱,也可以借,而且,借来的书往往读得更认真。

还有一个意外的快事,这就是我的研究课题《游民文化与中国社会》得到国家社会科学基金的支持,拿到两万元的研究经费。这笔经费不许买电脑、照相机等高档用品,唯有对买书没有限制,于是,我几乎把它们全部交给了书店。这是我第一次体会到购书的乐趣。

3

最怕没有书

书不是人,读时也不必看它眉眼高低。我感到最能与我打成一片者也许就是书。

有客曾问,什么是你最艰难时期?

我说,在没有书读的时候。

你可能条件优越,许多事情都会给你带来快乐,我则不然,一生当中许多快乐是书带来的。对我来说,读书是学习,后来是工作,更多的还是娱乐。所以读书对我就有特殊的意义,没有书读,只一天,就会没着没落;长了就会使大脑空白,难以忍受。

4

《论语》是本纪念册

《论语》在过去是《十三经》之一,被视为是记载圣人行迹的经典。其实就《论语》的原始意义而言,它应该是本纪念册,是孔子去世后弟子(包括再传弟子)为追念恩师所编篆的恩师言行录。

大家试想,弟子们追随十几年甚至是几十年的孔子离他们而去了,许多弟子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恰恰弟子有若外貌像孔子,“弟子相与公立为师”,让有若扮演孔子。后来因为有若缺少内在的力量,还是把他赶下了老师的座位。从这个故事可见弟子们对老师思慕之深。

后来他们找到了追念老师的最好的办法,就是编一本纪念册,把孔子与他们的谈话、对他们的教导记录下来,想念恩师时就可以看一看。

我们读《论语》突出感受到的是书中的感情的力量,为什么《论语》中的孔子是那么有人情味、那么亲切,好像在与每一个读者对话?即使记录批评孔子的话(如“四体不勤”之类),我们仍然能够从中感受孔子人格的力量。

5

白领,儒家认同的群体基础

从人群需求上来说,应该注意到近十来年,白领人员及预备白领人员形成一个不可忽视的群体。据2003年的统计数字,当时在校大学生就有1900万人,现在估计得有2000万人。这些人只是白领队伍的预备军。白领大约应有预备军的三四倍吧。两者加起来将近一亿人。

这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存在。

受过西式教育(现代教育基本上都是西式的的人们,认同西方文化的不少,也应该看到由于白领人员虽然在物质生活上相对优越一些,但他们的生活节奏快、竞争激烈,缺少精神抚慰,自然会有一部分人向具有农业文明背景的传统文化皈依。

中国的农业文明是世界上所有的农业文明中发展的最完善、最详密、最优美的。农业文明所产生的文化虽然从总体上说难以适应工商社会,但农业毕竟是人类的第一产业,以这种文明为背景的文化有其更接近生活、更为人性化的一面。这种文明更强调顺应和融入自然、强调生活享受的精致、强调生活节奏的徐缓、强调各种关系的和谐。

对于白领人员这些是具有吸引力,因为它们不仅能调节生活,而且更可以平衡心态。因此有相当一部分白领人员热衷传统文化是不奇怪的。

以上内容选自王学泰《坎坷半生唯嗜书》

识别二维码 一键购买☟

延伸阅读:

王学泰《华夏饮食文化》

走进以调味为中心的中国烹饪

了解各时代的

食物、肴馔、食品加工

烹调、饮食习俗、进餐环境、食具餐具

识别二维码 一键购买☟

猜你喜欢:

点击图片即可进入链接

更多好看的日历陪你度过2018年

欢迎点击图片了解哦!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实时新闻


精彩图片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