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鸡脖儿,青方,甘露,这些吃食只有北京人懂!!

搜狐2017-12-08 07:39

前不久看一条微博说,

一北京大爷进了家卤煮店:

“哎~师傅~来个大碗的!”

厨师:“中,嫩灯则。”

您说这还能有北京味嘛,

从小喝糊辣汤长大的师傅,

估计也会做吧。

会做的,恐怕也不了解咱老北京人的吃食,

光这吃食的叫法~ 就海了去了,

说真的,甭说外地朋友,

在北京的您也不一定全知道~~

咱来测试测试呗

1

“野鸡脖儿”

如果您往禽类那想可就偏了啊~

其实这就是老北京人每年开春儿最爱吃的:韭菜!

也是北京人包饺子,保留看家的“馅儿”!

为什么呢?

因为每年秋后割腕最后一茬儿韭菜,

地里会铺上一层细沙拌的鸡粪,

然后用稻草帘子盖好,到了初春,

韭菜慢慢吐芽儿,从根到稍渐渐过度,

呈现出四种颜色:紫稍儿、黄绿身、白根儿。

然后收菜的时候,用马蔺草包成捆儿,

像极了野鸡脖子的羽毛,

所以这名字就这么叫开了。

据说“野鸡脖儿”因为量少所以金贵着呢,

这种韭菜有种特殊浓郁的香气,

到了开春儿,谁家要是包了“野鸡脖儿”馅儿的,

那可以和当时吃顿肉媲美了~

2

“红嘴绿鹦哥”

在“鸟类”里也算是美名了,

但在老北京人心里,这菠菜绝对够到上这美名

因为咱老北京到了春天青黄不接的时候,

只有这“红嘴绿鹦哥”帮的上,

让人们还能吃上点越冬的青菜,

如赶上了“春雨贵如油”,菠菜苗儿蹭蹭往上蹿,

那时的老北京,挑着担子的小菜贩,都是买菠菜的,

您瞅吧,湛青湛青的叶子,粉红色的根儿,

真是让人看着新鲜,打心里喜欢,

所以啊,这个“红嘴绿鹦哥”可爱的名字,

真是名副其实。

尤其,到了六月,您把菠菜用开水焯一下,

调好了芝麻酱,点上一点儿芥末,撒点儿蒜末

一道北京家人不可少的凉菜~

3

青方

这个雅名,其实就是一块不起眼的臭豆腐,

其实在北京,一提臭豆腐,第一就是王致和。

清朝末叶,传入宫廷。

传说慈禧太后在秋末冬初也喜欢吃它,

还将其列为御膳小菜,但臭豆腐这名字确实不雅,

按青色方正的特点,取名“青方”,也叫“御青方”

似乎所有不同地域的人们都会对

“臭”香的食物情有独钟。

北京人更不例外。这青方,

在北京人眼里可是餐桌小食中不可缺少的美味。

它独特的气味和入口后的香味,

让北京人对它不能忘怀。

会吃的北京人,将它做面。

“臭豆腐锅挑”是老北京吃面条的习惯之一。

碗底放一块臭豆腐,不要事先捣碎。

然后把煮熟的面条从锅中直接挑在碗里,

上面撒点葱花儿、青蒜末、花椒粒,

在用手勺把猪油加热到七分热往上一到,迅速把面条伴开,

您就可以大口的吃啦。闻着闷臭可吃着却喷儿香啊。

4

甘露(发音:gang lao)

从字面看这俩字儿,北京人也犯蒙,

但是一开口:“喝粥,就点儿酱gang lao”,一准就懂了。

其实甘露就是老北京人最爱的咸菜,有的也叫它

“地螺丝”、“宝塔菜”、“地环”

京西的老百姓还有酱制甘露的习惯,

主要是用京西老黄酱的酱稀及其“酱油”腌制。

腌制好的甘露色泽金黄,口味咸鲜,酱味浓郁。

据说慈禧西行吃到了百姓家的酱甘露,

她赞不绝口并令御厨师到前门外“六必居”定点研制。

在过去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尤其是青黄不接的日子,

一小碟儿咸菜,一个烧饼,都那么幸福。

小时候家里的咸菜缸从来都是满满的,

都是姥姥奶奶给腌制过各种蔬菜,

后来再也没有酱缸了,也很少做咸菜。

常去超市买咸菜,最喜欢的是甘露,

不过,现在真的有些小贵。

5

盆里蹦

乍听这名字,以为是鱼?还是虾?

其实都不是,这正是老北京穷人家的吃食~

主要食材:棒子面

这可是北京人最常吃的粮食,

但天天做贴饽饽、蒸窝头之类的饭食也总是有个够的,

所以用尽心思,变着戏法,弄出来~

其实就是把棒子面和好了,

弄成小丁放到撒有干玉米面的盆里,

双手持盆摇晃,不让刚切好的丁再沾到一起。

摇出一个个筋道的小疙瘩。

因为摇的时候,小疙瘩会在盆里上下跳动,

所以,盆里蹦的名字就是这么“蹦”来的。

玉米面的小疙瘩不太好熟,得多煮会儿,

水不要太少了,要不然煮出来就变成粥了。

传统的吃法是在刚捞出的玉米面疙瘩里浇上

预先调好的韭菜花、芝麻酱、

辣椒糊(油)等佐料……

吃时再用肉末炸酱干拌,

一碗热乎乎的地道老北京小吃

——“盆里蹦”就摆上桌了。

如今还有多少人吃过这一口啊~~~

6

蛤蟆吐蜜

这还真算是北京人爱吃的一种“吃食”,

看那些面点张着“大嘴”,

有馅儿漏出来,

您可别以为这是“露馅儿”了的残次品,

这可是造型!

再仔细端详,还真是蛤蟆嘴吐了蜜

这“蛤蟆”的历史可真是悠久了,

早在北魏贾思勰的《齐民要术》中已有

"烧饼因其以豆沙为馅而得名”,在烤制过程中,

因烧饼边上有自然开口,吐出豆馅儿,

挂着烧饼边上,

所以人们就形象地叫这种烧饼为蛤蟆吐蜜。

新鲜出炉的蛤蟆吐蜜还冒着袅袅的热气,

吃它有个讲究,

那就是“嘴得张得比它还大”,

一口下去,皮劲道爽口,馅儿甜蜜芬芳,

整个口腔都溢满了香甜的滋味。

再看热腾腾的馅料里面还有豆皮在里面,

这一口口吃的都是货真价实啊!

7

水疙瘩

这也是北京人冬天里的看家菜啊~

这“疙瘩”来自于

芥菜地下部分的根叫大头菜,

把这根用盐水腌了,就是水疙瘩。

之所以叫水疙瘩,估计是相对于酱疙瘩的叫法。

水疙瘩炒黄豆这道菜,

原先绝对是北京人冬天的当家食物。

水疙瘩切丝,配上黄豆上锅煸炒,如果喜欢吃辣,

可以稍微浇一点辣椒油。

那时家里都不富裕,有时一顿饭只有这一个菜,

主食配上馒头、花卷加上一碗白米粥。

最爱的是一粒粒挑着黄豆吃,真的很香!

第二天上学、上班的,找个小瓶子装一些带着,

大家都会都争着吃。

不得不说,一道水疙瘩炒黄豆,

寄托着浓浓的北京情。

也是老北京冬天的味道,深深怀念

8

香椿鱼儿

这可是珍贵的吃食啊,

过了这一季,可真是要等上一年啊

老北京人,对向香椿情有独钟,

情有独钟的吃食,那也是冠以情有独钟的名儿,

这炸好的“香椿鱼”,

用筷子拨拢怎么能看出是鱼呢?

老人会让你看这一根根香椿炸熟后,

那散开的叶子窄窄的茎,

那叶子就像是金鱼的尾巴。

过去在旗的那些纨绔子弟们,

除了提笼架鸟就是养小金鱼,

他们对吃又那么讲究,

因此看那炸香椿的叶子散开的样子,

就给起名叫“炸香椿鱼”。

用金鱼尾巴来形容的炸香椿鱼的,

并不是我想象的什么大鲤鱼

大草鱼之类的模样!

9

“心儿里美”、““大红袍”和“二缨子”

紫瓤儿“心儿里美” 冬天萝卜赛过梨~

曾有书专门描写过北京的“心儿里美”萝卜

“冬飚撼壁,围炉永夜,煤焰烛窗,口鼻炱黑。

忽闻门外有萝卜赛梨者,无论贫富髦雅,奔

走购之,唯恐其越街过巷也”。

北京人冬天主要吃“心里美”、

“大红袍”和“二缨子”这三种萝卜,

其中“二缨子”是一种小萝卜,多用于腌制。

其实老北京人除了爱这“心里美”

连皮都不放过。。。。。

腌萝卜皮,一道北京传统的小菜。

红心绿皮的"心里美"萝卜,老北京人都爱吃。

北京人过日子讲究精打细算,瓤吃完了,

咱也不浪费。切下的萝卜皮,

拌糖加醋,也是一道美味的小菜。

说到腌萝皮,就不得不汤壶小酒儿,

这绝对是北京人酒桌上的一道经典下酒菜。

咂摸滋味,喝着,聊着,这就是生活。

10

“卷果”

有糖卷果、炸卷果

这可是是北京清真最著名的传统小吃,

每逢伊斯兰教节日或回族喜庆之日,

都会以炸卷果来招待客人。

“炸卷果”分荤、素两种,荤的主料是牛羊肉,

素的主料一般是山药和大枣,

素的也称“糖卷果”因为都得用油皮裹起来炸,

所以得名“炸卷果”。

而糖卷果,是最深得孩子和女子喜爱,

因为用了山药和大枣,

还有的加青梅、桃仁、瓜仁等等

您说能不好吃吗?

打小儿北京人,就爱说爱贫,

总能在吃饭的时候听到这么一句:

赶紧吃吧,吃都堵不上你的嘴!

没办法,谁叫咱北京人能说会道,

连个吃食的名儿都能给编排的这么完美呢?!

您说是不?

来源:老北京城,新丰台整理,若转载请注明来源

若信息有误,请以官方为准;若侵权,请联系删除。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实时新闻


精彩图片


精彩推荐